????这两人断然想不明白修斯心头究竟在寻思些什么,因为,修斯身世的前因后果并不是他们能够搞明白的,就是修斯自己现在也很是‘迷’茫,他只知道自己由上个世界转生到了这个世界,但是这究竟是为什么?他完全回答不上来,也许也只有当初那个威严声音的主人才能够回答自己,可那究竟又是何方神圣,竟然有如此的莫大神通。

????“修斯,修斯。”

????穆霜此刻见修斯神情依旧,不由心头微微担忧,当下便是笑声唤道。

????穆野并没有阻止,凝视着此刻的修斯,心头也是暗自揣测着此刻修斯心头所想,在穆野看来,就算知道了血煞魔尊与那‘玉’牌主人的一些事情也不应该这般表情才是。

????“呃。”

????修斯被穆霜轻声唤道,这才渐渐转神过来,愣神良久看着穆霜却是有些错愕。

????“你刚才想到什么了?”

????穆霜见修斯神‘色’有异,不由就是问道。

????“没什么,只是方才的事情对于我来说的确是太过于震惊了些。”

????修斯当即便是掩饰着说道,对于自己身世问题他自然不会提及,这个世界上恐怕也就只有皇浦沉香能够清楚自己的真正身世罢了。

????修斯神情有些躲闪,穆霜哪会看不出来,但是穆霜却是个聪明的‘女’子,知道修斯这般举止定然是有其缘由,当下并不在多问只是笑笑了事。

????“穆家主,难道这龙凤‘玉’牌就不会传于他人么?这其中说不定就会出现辗转。”

????修斯此刻稍稍定了定神,看着穆野却是再次问道。

????穆野一听,稍有沉思,但随即却是眉目一展,再次说道。

????“倘若你指的这龙凤‘玉’牌是在他人之手恐怕还会有这种可能,然而若是这龙凤‘玉’牌在那两人之手就绝无这种可能,所以我想,将将这两块‘玉’牌‘交’给你的两人定然就是两百年前的两人了。”

????穆霜在一旁听到两百年前之事,却是面‘色’不变,显然她早已经知晓了其中一点情况了。

????修斯眉目再次一紧,不再言语,穆野这么一说修斯却也是没法反驳,按照龙阳与凤清两人的修为,当年所表现的是剑尊修为,但是修斯却是记得自己与子悦修炼龙凤斗气之时龙阳曾经‘交’代过,逆脉修炼这两种斗气之术可以改变斗芒颜‘色’从而可以随意表征出不同的修炼境界来,当年龙阳与凤清究竟是何种修为修斯并不敢肯定,但是绝对不会在剑尊之下,这点修斯却是可以肯定。

????“那当年血煞魔尊究竟与那两人发生了什么事情,由此血煞魔尊而退隐东陵从此销声匿迹建立了穆家家族。”

????修斯此刻却是问道。

????穆野与穆霜两人相视一眼,当下便是会意,知道修斯已经猜到了穆家的一些事情,不过却也并不以为意。

????“这其实与你有这千丝万缕的关系,也正是我为何刚返回穆家就急于告知你这些的缘由所在。”

????穆野淡淡说道,但是修斯此刻面‘色’竟是再次平静不下来了。

????“果然又是与自己有着关系,一切都是围绕着自己联系起来的。”

????修斯心头惊呼道。

????一听穆野说及此事又是与自己有关系,修斯不由就是一种果然如此的味道。

????修斯心头稍稍寻思,这刻却是再次看向了穆野。

????“还请穆家主明示。”

????修斯缓缓说道。

????穆野倒也并没有怎的犹豫,见修斯问及自己,当即便是说道。

????“两百年前,我穆家老祖血煞魔尊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遇上了这龙凤‘玉’牌的主人,从穆家史料记载中我们发现,那两人乃是一男一‘女’,至于具体是和面貌却是不清楚,但是总归有一点,次此两人修为深不可测,就是当年我穆家老祖也是无法匹敌,而且就算是当年的修炼七彩狄天也是无法与两人对决,当年我穆家老祖正值气‘性’最盛之际,当下便是与两人动斗法,然而,让老祖震惊的是,那两人当中只是那男子动手,而且一招之下便是将老祖制伏,能力极为可怕,老祖当时遇上修炼之中的第一次败北,而且还是不堪一击当下老祖便是想要结束自己‘性’命,以绝人寰,然而,怎想那一男一‘女’却是出手制止,进而就是有了往后的事情。”

????穆野言至此处再次停顿了下来,稍微地看了看穆霜与修斯两人。

????修斯两人此刻并没有出声打断,只是依旧看着对面的穆野,因为,穆野接下来所要说的定然就是那一男一那‘女’与血煞魔尊之间的另外一件事情,也正是因为这些事情从而导致了往后东陵大路上的穆家家族,不过,听到穆野说那两人是一男一‘女’之时,修斯心头更是确定了一点,也不得不承认一点,那就是,两百年前的一男一‘女’九成边就是当初领养自己与子悦的龙阳与凤清。

????“那两人不但是救住了我穆家老祖,而且反而助其突破了修炼瓶颈,竟而一举踏入了剑神境界,这便是东陵大陆上为人不知道的第二个剑神修为者,只是在那之后这两个剑神修为实力的高手几乎都是在同一时刻而在东陵大陆上销声匿迹了,老祖修为突破之后便是被那两人‘交’代了一件事情,而这件事情便是让老祖运用自身能力,隐藏身份建立庞大的家族体系,然而,这家族体系不但是斗气家族,而且还要是一个掌控东陵大部分财富的经济大家族,两百年来,我穆家祖辈一直都是在为着这件事情而努力,到了如今终究有了一点成就。”

????穆野此刻面‘色’微微有些喜意,同时也是几分自豪之‘色’。

????修斯听到这里心头不由就是一个‘激’灵。

????穆野所言这穆家家族不但是个控制着东陵大陆大部分财富的大型家族,同时还是一个大型的斗气家族,难道说这穆家表面上不是一个经商家族那么简单不成?

????修斯心头越想越深,心头的震惊也是更是大,眼神之中此刻也是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了震惊之‘色’来。

????“当年那一男一‘女’只是‘交’代了血煞魔尊这件事情不成?难道就没有说当年让用他做这些事情究竟是为了什么?还有,方才晚辈从穆家主言语之中听出,难道穆家家族并非是表面上的经商家族?”

????修斯虽然觉得后面一点问的很是冒昧,然而,此刻的修斯却是难以抑制内心的冲动,修斯不知道这已经是多少年没有过的感觉。

????“当年那两人的确只是‘交’代了这件事情,但是至于为何我想你今日也应该明白,今日我将这些事情告知与你之时便是说明,当年我穆家老祖所做的一切便正是为了今日你的到来。”

????穆野缓缓说道。

????修斯心头一凛,神情再次一变。

????“难道当年他们能够预料到今日我会到来不成?”

????话至此处,修斯不由苦笑连连,这世上哪有这种预知未来的神通,不过,修斯刚想到这处,却是记起当初天瞑对自己说的武道修炼而后的的境界却是能有这般能耐,心头不由就是悻悻一笑。

????“至于他们能否遇到我并不清楚,但是能够预测未来之事的可能并非完全不存在。”

????穆野呵呵笑了笑说着,神情却很是郑重,但是修斯却也是听出来了,穆野这话中另外有话。

????“难道穆家主知道有这种神通之人?”

????修斯当下便是惊疑地问道,修斯的第一想法便是穆野话中可能说道的人应该便是修炼武道者才是。

????穆野见修斯这么一问,并没有否认,反而是点了点头,这点举动正好就是应征了修斯方才心头的猜测。

????“在这个东陵大陆之上存在着一个弥缘族,而这个弥缘族便是拥有这几位诡异的占卜之术,在这个族内,几乎没人都是拥有这预计一定未来的能力,当然凭借各自修为高低而论,不过,在两百年前,一场随同意念风‘波’的而来的灾难却是几乎将这个当年盛极一时的弥缘一族给彻底毁灭,从此一蹶不振,但是庆幸的是,我穆家便是拥有这么一个能够占卜未来之人,而且此人占卜之术几位‘精’湛厉害,所以,知道修公子将会至朝歌之事便是此人所预测到的。”

????穆野此刻却是提及到了弥缘一族的事情,虽然在修斯听来,这弥缘一族很是神秘诡异,然而,现在修斯心头对于当年凤清与龙阳的那些事情更是感兴趣。

????“难道此人能够预知几百年之后的事情?”

????修斯当即便是疑‘惑’地问道,然而,话音刚落,却见穆野笑了起来,修斯先是不解,然而随即便是察觉到了自己话语之中无知,不由尴尬不已。

????穆野方才已经说了,此人能够预知自己会到朝歌,却并没有说是在三百年前预知的,而且从穆野口中可以判断,此人断然还在人世不假,能够活到三百年之久不是能力通天只怕也是什么山‘精’水怪了,当然后者却是不太可能,不过,修为通天之人只怕也是需要以前天瞑所言的东陵武修盛世的那些强者亦或者是斗气修炼盛世的那些修为至少剑尊或者更高才行,这样才有可能平衡寿命或者是打破生死之限,那龙阳凤清的修为便是一个佐证,能够将血煞魔尊的修为平静突破,竟而时期成为了东陵大路上修炼者的剑神,那么他们二人至少不会在这剑神境界之下才是,想到这处,修斯不由心头‘抽’了一口凉气,难道是剑帝?但是这可能么?

????一时之下修斯心头再次寻思开了去,脑中再次浮现出了各种问号,难以解答,看来,也只有龙阳凤清能够给自己全部解开了才是,一切的一切都是从那坤优山结界之内开始的。

????“此人倒也并非是预测三百年之后的事情,只是在几年前预测到修公子会至此,而且正是当年与我穆家在两百年前边就是结下了渊源之人。”

????穆野笑着说道。

????修斯此刻不但没有豁然开朗之感,反而更是有些‘迷’‘惑’了起来。

????“当年龙凤‘玉’牌的主人并非提及到了我的事情,只是让血煞魔尊建立穆家家族,其他便是再无一丝,他却怎能知道我与这三百年前的事情扯上关系的?”

????修斯心头所想之‘惑’,当即便是问道。

????穆野表现的很是平静,看着修斯并没有犹豫,便是说道。

????“因为当年龙凤‘玉’牌的主人‘交’代过我穆家老祖,往后会有一人持此两块‘玉’牌中的任何一块前来穆家,那边是我穆家所要重视之人。”

????穆野此话一出,修斯不由再次一惊。

????“原来如此。”

????修斯心头这刻才算是稍稍明白了过来,当年龙阳与凤清便是有了这般想法,而两年前自己出坤优山之时凤清只怕也已经是想好了这么一点,可是这么说来,这龙阳凤清两人却是比那穆野口中的弥缘族之人更是厉害,竟然能够预知两百多年之后的事情,他们似乎是算准了自己会到朝歌城来一般。

????今日所发生之事,使得修斯对龙阳与凤清两人的身份更是‘迷’‘惑’,更是好奇,也更是震惊,两个修为在绝对剑神之上的人,却在东陵大陆之上没有丝毫的讯息,这实在是太过于奇怪了,当那些认为东陵大陆之上只出现过狄天那么一个剑神修炼奇才的修炼者们再知道血煞魔尊也是拥有剑神修为而且还有两个修为更加恐怖骇人的人存在,那将是什么样一种感觉?

????“那么请问,这个弥缘族的人究竟是谁?却拥有这般厉害的占卜之术。”

????此刻修斯心头想明白了一些事情,却是问道,对于这个弥缘族所谓的占卜之术倒是并不觉得奇怪,毕竟,这种占卜相术他却是有些了解,因为,上世的自己却就是因为一时巧合遇上了一个为皇家御用风水相术大家族之人,此人曾经也是为当时的自己占卜过,所以,修斯虽不‘精’通,但总归有些了解,只是,当时的那些风水相术之人并没有这弥缘族这么神乎其神罢了。

????“呵呵,此人暂且不再家族内,不过想必距他回来之日已经不远了,毕竟我听小‘女’说起姬发姬公子也是回到过朝歌城内。”

????穆野看着修斯呵呵一笑,却是并没有回答修斯的问话,显然这个时候穆野还并没有打算说出此人真是身份。

????修斯见穆野如此,却也并不勉强,但是穆野话中却又是隐含了另一种意思。

????“难道此人与姬发又是有着关系不成?”

????修斯一听穆野这话,不由就是问道,而且,隐约之间修斯竟又是察觉到这件事情与自己扯上了一星半点的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