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白夜猎凶 > 第九十七章:恐怖一幕
项老疯子没被我敲出来,倒是把他邻居敲了出来。
这人挺精神,穿着破烂的衣衫,但是干净,他白了头发,冲我直笑:“小伙子,这老疯子白天睡觉,你在他耳朵旁边放炮都整不醒,现在也不早了,来我家喝杯水,再有个把钟头就出来了。”
看见我犹豫,老头笑着说:“放心吧,他每晚都要来我家跟我吃酒,马上就过来了。”
我跟林彦儿对视了一眼,跟着老头走进他家,地儿挺大,前面是老式土基房子,后面一大块菜园子。
刚进去后,我绊到什么东西,整个人差点摔在地上。
裤腰带上的佩.枪也是露了出来,老头一愣,看了眼我和林彦儿,随即恢复笑容。
“放心,我不多话,啥也没看见。”
他招呼着我们做下,摘了两个大黄梨,端了两碗茶水来,让我们吃。
林彦儿在面前扇了扇,说:“好臭。”
这么一提醒,我抬起头来,刚才站在大铁门外面,正是这股臭味,只是没有这里浓郁。
老头慢悠悠的说:“还不是项老疯子,他精神有问题,经常把屎晒干了装在碗里,另外这个人喜欢杀小动物,杀鸡仔啊,土狗这些,杀死了剥了皮,和晒干了的屎搅拌一起用盐腌起来。”
“既然有过犯罪前科,而且精神又极度不稳定,为什么没有把他送到精神病院里面去?”
我盯着这个老头,总感觉这人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儿,怎么说呢,就是和他对视一起,居然会有种害怕的感觉。
他摇摇头说:“唉,谁知道呢,村儿里的人谁也不愿意接近他,项老疯子以前在村里没少做伤天害理的事儿,只是看他精神有问题,事儿不大,也就没有人跟他计较。”
边上的林彦儿可能热坏了,端起桌子上的水就要喝,我赶紧从桌子下面撞了撞她的脚。
林彦儿愣了愣,随后把水放到桌子上。
一头热浪吹过来,夹杂着那股腐烂味,好家伙,呛得我脸色一红赶紧捂住嘴。
老头好像习惯了这种气味,满不在乎的看着我们。
“喝水啊,驱驱暑。”
老头儿笑呵呵的喝了口。
林彦儿咽了咽,看着我,意思是我为啥不让她喝水?
我冲她隐晦的摇了摇头,心里堵得慌,站起来找了个借口就往外面走去,老头没说什么,只是点点头,让我们小心点。
那老头也是说要去菜园子里面浇水,等以后来好好招呼我们。
刚走出来,林彦儿就往我屁股上踹了一脚,没好气的说我:“渴死了,刚才你是几个意思?”
想了想,我有些不大确定的说:“刚才那些水有问题,你有没有闻到,水里面有一股类似于漂白.粉的味道,却又不太像,为了安全起见,最好不要吃他的任何东西。”
林彦儿眯着眼睛,有些不大相信:“你鼻子有那么灵?”
“一般般吧。”
“以后找东西不用带警犬了,带着你这条会说话的狗,啥案子破不了?”
被我瞪了眼,林彦儿讪讪的笑了笑,紧接着问我说:“接下来该咋办,我倒想看看你有什么高招?”
“翻进去看,我倒想看看那个项老疯子到底是谁?”
也不等林彦儿说话,我搬了一块石头,踩在上面,寻思一下,本来我想把防.弹.衣脱了,还好被我忍住了。
“那我在外面等着。”
这里臭气熏天,林彦儿明显不想进去,天知道里面会不会更臭。
我想都没想,直接说:“不行,在陌生的地方,我必须把后背交给信任的人。”
林彦儿两只手插在牛仔裤里面,似笑非笑的问我说:“你相信我?就不怕我害你?”
我蹲在墙头上,回了句:“目前相信,不过你没有害我的能耐,一个女人能有多大的能耐?收拾你富裕。”
她当即就要发飙,不过忍住了,只是吃她的大白眼是免不了的。
刚跳下去,我就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无论多好的心理素质,也忍不住半弯着腰杆,直接干呕起来。
从铁门翻进来,是一块大空地,上面摆着密密麻麻的动物尸体,有的已经腐化,有的则是爬满了蛆虫。
最多的就是小鸡仔和家养的土狗。
臭味的源头,就是这些恶心的玩意儿。
这些尸体被人整齐的摆在院子里面,根本就没有落脚的地方,怪不得进村时,我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儿,却又说不上来。
原来是这村子里面居然没有狗叫,整个村子安静无比,感情全部被堆到这里来了。
林彦儿才翻进来,看着眼前这些东西一愣,紧接着整个人吐起来,豆大的眼泪珠子不停往下掉。
“我靠,简直是个变态。”
我倒是好过了一些,当即摊了摊手说:“没法儿,谁让这人是个精神病呢?”
这么说,林彦儿不赞同了,尽管吐的厉害,但还是说:“哼,精神病又如何?我最不满意的的地方就是精神病犯法没事儿,最多被强行送到精神病院。杀了人,一个精神病的名头就可以没罪了么?人家的命就不是命么?”
我不知道林彦儿为什么这么激动,看得出来,她非常厌恶精神病犯法儿不会被起诉这点。
奈何国家就是这个规定,即便我们不满意,又能如何?
拍了拍她的后背,我苦笑着说:“准备一下,那项老疯子已经死了。”
闻言,林彦儿都顾不上擦嘴,猛猛抬头看着我,也不说话。
我指了指院子这些动物尸体:“他应该有着收集动物尸体的癖好,先抛开他为什么收集动物尸体不说。你想一下,他杀了动物不把它们安置起来,相反要整齐的放到院子里面,你在看看这些动物尸体有何不同?”
林彦儿看着这些尸体,好半天才开口说:“他应该是想要把这些尸体晒干,然后做某种用途?”
她说对了一点,那就是项老疯子把这些动物尸体放在空地上,就是想要利用这几天的炎热天气晒干这些尸体。
但是,这些尸体中,有一些刚刚宰杀不久的却是因为没有人照看,而在高温天气下开始腐烂。
也就是说,这几天内,没有人来招呼这些动物尸体。
看这空地上密密麻麻的动物尸体,不难猜出项老疯子对这些尸体多么热爱,就像我们喜欢吃,喜欢钱,喜欢约.炮这样。
所以,我猜出了两点。
一,项老疯子这几天不在家里,但是这点可以排除,如果他有什么事情需要外出,那么一定会把他这些心爱的东西收起来。
二,项老疯子已经死了,这点很符合我的猜想,以至于他临死之前,根本来不及收拾这些恶心玩意儿。
知道这些分析后,林彦儿脸色也是凝重了几分,她从腰间拔出佩枪,双手紧握。
我很平静的往屋子里面走去,如果我的思维逻辑没有出错的话,项老疯子的尸体就在屋子里面。
而且,根据动物尸体的腐烂程度可以看出,已经有三天没人打理了。
三天时间,凶手不可能还留在屋子里面。
现在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村子更是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
站在这空旷的院子里面,我感觉无从下脚,最后只有咬咬牙齿踩着这些动物尸体往里面走去。
林彦儿虽然恶心,但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后,也是跟在了后面。
踩在动物的尸体上,就像踩到了泥潭一样,整只脚都陷到动物尸体里面。
随之是一条条蛆虫趴在鞋子上面,往着裤脚里面钻。
林彦儿平常大咧咧的,这时候露出了小女人的心态,整个人强忍着,身子轻微的颤抖。
看了她一眼,我摇摇头:“实在忍不了的话,那你在门口的等着我。”
她性格到挺倔的,愣是硬咬着牙摇摇头。
二几十米的距离,我们用了半个多小时才走到,当看见敞开的铁门时,那颗心彻底沉下来了果然出事了。
隐隐间,我似乎看到屋子里面有一双恶毒的眼睛看着我,闭起眼睛再睁开,乍一看,那双眼睛又没了,我甚至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林彦儿刚要进去,却被我一把拦住。
她狐疑的看着我问:“怎么了,为啥不进去?”
“里面,貌似有东西?”
我顾不得擦脸上的冷汗,直接掏出枪,站在门口开始犹豫起来。
在安静陌生的环境里面,而且这里处处透发着一股子诡异劲儿,再加上院子里面全是密密麻麻的动物尸体,突然在铁门大敞的小屋子里面看见一双恶毒的眼睛,那种感觉,心里不断发毛。
“你新买的手机上有电筒功能么?”
林彦儿点点头,打开手机电筒递给了我。
我左手拿着手机,和右手交叉在一起,这样方便在发现危险的时候果断开枪。
刚踏入着三十多平米的房子时,一股阴风迎面吹来,砰一声,铁门狠狠关了起来,发出清脆的响声。
“小林?”
“嗯。”
“你相信有鬼么?你相信那些连续失踪的人口都不是人做的么?”
林彦儿沉默了一下:“那些失踪人口都是外来打工的人,鬼可不讲究,为啥就没有本地人消失呢?”
说完,她不说话了,只是我能清楚感觉到她靠着我的后背在轻微的颤抖。
我苦笑起来:“可是,今晚第一个死的本地人出现了,而且还不会是最后一个。”
我先摸到门口的墙壁,一般灯的开关都是设置在进门处随手可摸的地方。
摸到开关时,我下意识的按了下去,却听见“哒哒”两声脆响,屋子里面依然漆黑一片,可我此刻的心思却不在这上面,而是在想,刚才我只按了一下开关,为什么会出现两道脆响声。
越想我越发害怕,压低了声音说:“小心,屋子里面有一只东西,刚才第二道响声就是那东西的走路声。”
不到三十平米的屋子里面,说不出来的阴森,我紧紧握着枪。
“有东西。”
忽然间,林彦儿喊了一声,突来的人影吓到了她,只听见砰的一声,整个屋子被枪.口的火蛇照亮,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我们却看见了眼前那恐怖的一幕。